DG

rdj本命/吴邪男神/盾铁一生推/全职叶受/盗墓瓶邪/伪足球狗/火影带卡all卡

脑洞


痴汉土&闷骚卡

OOC!!流水账!!其实只是记录一个脑洞啦~(实在没时间细写并且文力太差orz现在先写这些回头有时间再精加工啦~)设定土哥比33大几岁


      齐鹿惊是出国留学的海外党,假期和国内党不一样所以放假是一人行(当然朔茂爹爹还活着啦,毕竟是现代AU和平年代就没什么理由自杀啦)。第一次自由行,自驾游开了十二个小时的车从B市到X市,到了宾馆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开了一天车也没事么精神,晚饭也不管了打算直接进房间睡了。

      再说另一边,余飞,身世成谜,自认为狂霸酷拽,其实是中二病晚期,怀疑有多重人格,不怎么爱回家,也说不准是不是为了躲某些闪瞎眼的情侣。脱离家族搞了个小(晓?)公司,现在也算出息了自己当上了老板公司也搞得风生水起,也不怕家里限制资金了,所以特意在非旅游旺季的时候来X市自助游。说巧不巧刚好和鹿惊同住一个旅馆,那天停车场远远看见就被那一头银发和朦朦胧胧看到的侧影给来了个会心一击。也怪鹿惊那天穿了白色的上衣一身装扮挺素,本来就消瘦的身板儿越发显得单薄,同时又是银发肤白,让余飞看了一眼就觉得见到了天使!至于你说银发不是很杀马特吗?啧啧,飞哥是什么人?你们竟然敢质疑飞哥的审美?!咳咳,言归正传,其实杀不杀马特还是要看气质,气质好再杀马特的发色也能完美驾驭!鹿惊就是如此。于是飞哥的腿不知不觉就开始STK,跟着鹿惊一路进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余飞目视前方装作对旁边的人毫不在意,其实从电梯门的反光里偷偷打量鹿惊,心里已经开始暗搓搓地舔舔舔但脸上还是面无表情苦大仇深。鹿惊也是累得狠了,微微低着头,要不像余飞这样肆无忌惮的窥视不可能不发现。当他收回扫视电梯显示器的目光时不经意和飞哥在电梯门的映像里对上了眼,飞哥做贼心虚的马上把目光挪开,而鹿惊继续看了两眼发现旁边这个一脸苦大仇深的型男耳朵很红,心里还在奇怪电梯里不热啊怎么耳朵这么红?

      两个人之间尴尬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马上就到楼层了,飞哥这才回过神发现鹿惊竟然和自己住一层,于是就跟着他下了电梯。两人房间相邻,飞哥顿时觉得天助我也!因为他比鹿惊早到两天已经知道这个旅馆的隔音并没有那么好,这样就可以准确地这道前面那个银发天使的作息时间啦!于是欢天喜地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无话,当然说的是鹿惊这边,余飞这边可不是。飞哥自看到鹿惊那一刻起心脏就一直超速,晚上估计都要过载了,也就导致了他到半夜都睡不着,脑海里一直在回想着鹿惊的样子,然后越想越想不清楚,因为在电梯里也就十几秒的时间还有一半都用来躲鹿惊的目光了,其实他的样子还真没怎么看清,只记得一头银发和眼皮微垂的眼睛,感觉没什么精神,浑身散发出疲惫和慵懒。“话说这么没干劲儿的人自己一人出来旅游啊!怎么看都应该像猫一样窝在家里不出门才对啊!肯定没怎么出过远门吧,他一个人出来玩好危险啊不行我得跟着他!”飞哥表示已经用自己的神逻辑说服了自己然后打算正大光明的STK了“啊他今天睡得好早啊这么早就睡了应该还没吃晚饭吧!不行明天要去看着他多吃点早餐!对对对我也早点儿睡明天可不能比银发天使起得还晚,我还得和他一起吃早饭吶!然后再带他去X市玩!”于是飞哥又用自己的脑补安排好了天使的行程,心满意足的睡觉了......

      这回真的是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早上。

 

预知后事如何,请等撸主打完鸡血!不知何年何月

(暂时写到这里我先去完善一下脑洞 :) )